2019年8月17日星期六

澳優(1717)停牌一事

澳優(1717)在8月15號時,被沽空機構狙擊,股價大跌,公司股票什至要停牌,希望先澄清事年,再復牌。

沽空機構提出5大疑指控:

1.誇大嬰幼兒配方奶粉數量,以致銷量也虛報了,虛報百分比達52%

2.產品說明不一致。公司在中國宣傳對乳糖不耐受或對牛奶蛋白過敏的嬰兒可以使用其配方羊奶粉作為替代品,而在美國,卻明確警告消費者,孩子若有過敏就不應該使用佳貝艾特羊奶粉。

3.低報員工成本開支。

4.透過收購雲養邦香港作輸送利益給澳優高層。

5.未有完全披露關聯方分銷商,有輸送利益之嫌。


以上5點中,我第一眼最關注的是第一點,澳優羊奶粉市佔率一向都是50%-6x%,沽空機構指出2016年澳優進口2,177噸佳貝艾特羊奶粉(數字來自澳優),而2017年上半年卻只有954噸(數字來自中國社科院),2017年澳優在年報稱全年進口5,717,這數字顯然不合理,因為理論上2017應該比2016年進口少。

但在我搜尋下,中國社科院2016年的全年羊奶粉進口量卻是8290.8噸,在羊奶粉市場高速增長下,2017年進口量達致過10,000也很正常,以50%市佔率來說,

10,000*50%=5000噸(vs 5,717)

澳優提供的數字完全合理。沽空機構用只用上半年數字的用意顯然是寫投資者斷章取義,由於第2,3點不是致命點,所以我沒有深究,第4,5點則是不知如何查起。

這也是我第一次去審視沽空機構的報告,坦白說,這也讓我吃了一驚,我想如果我當初買了澳優的話,我會否因此驚慌失措?加上之前澳優試過因賬目不清而停牌,這更是讓人不知是否應繼續持有。這更提醒我找出信譽良好且有強勁護城河的企業的重要。




2019年8月15日星期四

楓葉教育(1317)的大跌

楓葉教育上市幾年期間,一直是市場上的寵兒,即使在港股市場的眾多教育股當中,它也是其中最矚目的一個,原因是它的高盈利以及強勁的現金流,加上有過往十多、二十年一直的運作良好營運模式如輕資產(跟政府租借地方辦學)和美好校譽。

但最近市場卻對楓葉教育改變了看法,導致股價由高位數$4-$5 狂插至現時$2.35,其中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集團核心增長點──高中入學人數在新加兩所高中後不升反跌,導致高中學費收入減少,集團的未來增長成疑。

第二個原因是政策風險,中國在2018推出的民促法和義務教學新規,都會影響集團未生的招生、擴張以及辦學成本。

其實,政策風險會影響整個行業,但為何楓葉教育會比其他教育股跌得更什?個人認為主要原因還是高中收入減少,但市場有否放大了其暫時的困境?其實,新的兩所高中只有280人容量,對於高中的原本8000多人來說,理論上並不會有很大影響,重點反映的是集團高中原有校區的高中人數是無增長或者出現負增長以及新設校區新入學人數有限。這正是考驗集團CEO兼創辦人任書良的時候,相信憑著過往他辦學的經驗,高中入學人數的問題應該會順利解決。

暫時楓葉教育持有成本價在$3.45,希望問題能在短期內解決。


參考:

https://www.finet.hk/newscenter/print_content/5d304cb7bde0b352c688717c